關於藏美館

> 關於藏美館 > 藏美館長 Director

藏美館長 Director

黃烱書

Michael Huang
 
 

最好吃的一碗飯

畫家焢土窯煮出來的米香 家鄉的記憶藏在舌頭味蕾裡
 
在卡通影片「料理鼠王」中,連老鼠中追求美味,並且永不放棄。「料理鼠王」有幾個重要訴求,我們的舌頭味蕾有著年幼時的童年記憶,可能是母親的乳香,可能是童年飯桌上一碗白飯,更可能是母親隨手在鍋裡拌一拌的家常菜。無論人生漂泊到哪裡,回家才能吃到的才是最好吃的,母親飯桌上準備的,才是征戰後的人生戰利品。
我到楊炳輝老師的深淋畫室,他有兩幅畫作我喜愛極了,一幅是一位歸人(可能是生意人,可能是上班族,反正一定不是在地農夫)從背後看過去,可以看出這位歸人的疲倦,對照而來在畫作裡的黃昏,鳥兒正在歸巢,耕具亦置於田間,莊稼人已經返家。整幅畫呈現出非常像是法國非常有名的畫家雷諾瓦的畫風,是恬適、是寧靜、卻也疲倦不堪,家鄉展開雙臂迎接歸人,感動極了。
我問楊炳輝老師,家鄉是什麼?在創作的經歷中,「家鄉」這個題目是很容易觸及人心的,但畫得好的人不多,因為成功者總是敲鑼打鼓,榮耀鄉里,這種畫作不會讓人感動。如何把落寞者返鄉,鄉里鴉雀無聲,但母親的菜飯依舊香甜,「家」在心裡,隨著漂泊的遊子四處去,「家」歡迎你隨時回家!
我問楊老師,家鄉是什麼?楊老師說,家鄉是一碗飯。直到上個禮拜我去他的深林畫室我才了解他這話的涵義。是這樣的,楊炳輝老師的畫室在一個很荒郊野外的地方,他自己種花種樹種香蕉,他也自己給小溪流搭橋,他還自己蓋小木屋,還給庭院的大樹做了盪鞦韆,也做了樹屋!這些都不算什麼,他還會開直升
機,他會開直升機盤旋上空,由上俯瞰地景,從而決定畫布中各景物的比例大小。畫作中最重要的三因素:線條、色彩、構圖!楊炳輝老師親眼所見,然後才作畫!因為他就是活在大自然中,所以他的大自然畫作就是有靈魂極了。
很多人在鋼筋水泥的房屋間作畫,就是有些匠氣及少了活靈活現的吸呼感。
楊老師做飯給我吃,用的是焢土窯的老方法,用木材生火,用泥巴築起的窯洞,上面架個木架子,鍋飯放在上面,用木材燒起的空氣熱,慢慢煮透米心,這種焢土窯煮法要一個小時才能煮好一鍋飯( 大同電鍋只要20分鐘就能解決)。精工出細活,米香自是不可言喻。入口的第一顆米我就聞到香味了,那是小時候母親在農作下工後,為家人煮飯的香味,深藏我的心中,深藏我們兄弟姊妹的味蕾中。
 
藝術是什麼?挖掘出味道、表達出靈魂 就是藝術
 
日本畫家喜歡畫日本女人的後頸部,因為雪白的肌膚充滿了對於女性魅力的無限想像。日本人觀看女性,不只是看臉,更一體成型,從臉看到脖子。美國人看女性直接看胸部,法國人看女性,看她們的腰身。曾經有一個調查,台灣男人看女性第一看腿,第二看臉,第三看胸部。我說,正常的男人,通通都想要一起看。
看女人,絕對是一種藝術。裸體的女人不髒,可能是看的人的眼睛髒了,也可能是眼睛不髒,但嘴巴髒了。我的意思是說,藝術這東西,是把深藏在人心裏面的記憶、思想全都挖出來,畫家的畫作表達出我們不敢講的,不敢想的,不願意想的,都表達出來了,這就是藝術!你說是吧!
 

有著這麼多好處,所以你一定要收藏,並且是從現在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