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訊息

> 藝文訊息 > 迷戀藝術 Obsessed With Art > 何謂風格? 具象與抽象訴求有何不同?

何謂風格? 具象與抽象訴求有何不同?

何謂風格?具象與抽象訴求有何不同?

畫家用不同手法角現出不同風格,最常見的風格例如靜態與動態的對比,清晰與隱晦、理想與寫實、合理與荒謬、具體與抽象的對比訴求有何不同?這些都是極端對比的例子,更多的是介於具象與抽象之間、理想與寫實之間的畫作。繪畫的多面貌、多元風格令人驚艷著迷。

動態與靜態:靜態:具有明確的線條,著重畫面中的輪廓流暢穩定線性繪畫的穩定特色容易產生靜態的秩序感,彷彿將時光定格在畫布上。

線性風格:線性繪畫表現出靜態的秩序感,彷彿將時光定格在畫布上,這類風格的光影、色彩等元素都是不可或缺。例如,達文西的「最後的晚餐」光影表現在明確線條管理夏,畫面呈現出靜止意味。(圖一)

 

圖一  達文西 《最後的晚餐》

圖一  達文西《最後的晚餐》

 

動態繪畫:物件較不具有明確輪廓性,光影形成的模糊形象,顯示繪畫的力量,因而形成動態。光影形成的模糊形象就是動態的印象。例如,黃昭雄的「古道無盡」就將雲霧的飄渺以模糊技法表現,用以表達雲霧的流動動態。(圖二)

 

以朦朧的光影與色彩,營造山嵐在峰谷間的流動感,精細巧妙的運用光線的明暗,讓霧氣自然而然地從畫布中流洩而出

圖二  黃昭雄《古道無盡》

圖二  黃昭雄《古道無盡》

 

清晰與隱晦:清晰:畫家盡其所有可能比物件細節清楚呈現出來,並且著重光影的處理交代。主角在中間,是清晰畫作的特性。(圖三)

 

畫面的焦點一目了然,公猴幫母猴理毛,母猴一面餵養小猴,理毛、餵食的細節明顯。越往上看,畫面則越模糊不清,樹幹顏色甚至漸淡。

圖三   李可梅 《妙法齊天大聖》

圖三  李可梅《妙法齊天大聖》。

 

隱晦:光線成為主角,其他都是模糊不清楚,很難看到細節

理想與寫實:畫家描繪主題時,常有兩種心態糾結著;一是盡力追求心目中地理想形貌,另外又是忠實呈現主題原有面貌。該理想還是該寫實?這是永遠的議題。追求理想美的畫家強調美的崇高性,他們的作品通常展現愉悅的視覺感。寫實化的畫家則認為真實才是美的來源,自然的樸實精神是必須追求的。 

合理與荒謬:畫面可能是合理或不合理。可能在色彩、比例、形狀等元素上,創作出與現實不符的表現。不合理的畫面可能是超乎現實理解之外的,乍見令人錯愕。但這種不合理,通常是藉由作品本身去探討畫家提出的議題。一般而言,合理的畫作使人容易接受畫家所構建的幻象世界:不合理的畫作會讓觀者保持距離,但卻開始思考畫家用意如何。例如:于兆漪的「古城會」在高牆上的曹操的人形比例與城下周瑜的頭方向明顯與真實不符合,藉由合理與荒謬的對比,凸顯出權力及優勢之間的不對稱。(圖四)

 

此幅作品人形比例明顯不符合現實情景,就觀者而言,可以思考作者欲傳遞的訊息;而就作者來說,不受限於現實因素,更能恣意地表現內在的真實情感。

圖四  于兆漪《古城會》

圖四  于兆漪《古城會》

 

具象與抽象:具象的作品描繪的鉅細靡遺,或至少能分辨出描繪的對象為何。抽象的作品則簡化全脫離實際形體,甚至僅呈現出象徵或精神性的意味,僅能從標題的線索得知畫中的主題,具象與抽象反映的是不同的訴求,具象呈現出視覺經驗,抽象則表現出概念化的本質。在畢卡索的眼中,月亮太陽的光影都捲成球狀,具象物件以抽象方式表達。(圖五)

 

圖五  梵谷《隆河上的星夜》

圖五  梵谷《隆河上的星夜》